利用pos机盗刷信用卡,深圳42人被判刑,单笔高达106万

利用pos机盗刷信用卡,深圳42人被判刑,单笔高达106万

南都讯 记者颜鹏 通讯员 李杨 王倩近日,由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沈某某等42名被告人涉嫌信用卡诈骗罪一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42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二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2016年8月下旬,某金融机构向派出所报警称多名客户银行卡被异地盗刷,单笔最大金额高达人民币106万元。福田公安分局迅速组成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于2016年国庆节前后一举打掉了该窃取银行卡信息、复制银行卡盗刷的跨境犯罪团伙,涉案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缴获涉案车辆1部,作案电脑11台、手机80余部、各类POS 机94台(其中被改装的8台)、银行卡361张,白卡76张。

非法改装POS机成牟利产业链

南都记者了解到,自2015年始,居住于福建省厦门市的被告人沈某某通过学习掌握了POS机的改装技术,其通过在正常的POS机内加装手机SIM卡及相关功能芯片模块,可以窃取在该POS机上刷过的信用卡卡号、磁道、密码等信息(称为‘料’),并能够设定该POS机自动将相关信用卡信息发送到其设定的手机号码上(该过程称为‘采料’)。被告人沈某某在获取到信息后又通过中介联系找来专业团队,将非法获取的信用卡信息写入空白的磁条卡或额度较小的信用卡,即复制出一张与原卡一样可以消费的信用卡,随后再通过其他的POS机刷卡套现或者取现(该过程称为“洗料”、“出料”),各个环节参与人员再按照约定提成分赃。

被告人沈某某作为拥有原始信用卡信息的犯罪链条顶端,被称为“料主”。“料主”方和“洗料”方每次按照七三或六四不等的比例对赃款分成,形成了一条POS机非法牟利产业链。据查实的证据显示,沈某某犯罪团伙先后共对86名被害人银行卡进行盗刷,盗刷成功金额合计人民币361万元,不成功金额为人民币56万元。

客户信息悄无声息被“泄漏”

运作POS机非法牟利产业链需要源源不断的“料”。为了寻找“采料”源头,被告人沈某某将目光投向了街头巷尾的小商家。2015年,被告人沈某某通过互联网联系上陈某某(另案处理),由陈某某以推销为名,利用刷单免手续费的优惠方式吸引商家,并成功为深圳市福田区一家不知情的美发店安装了改装后的POS机。客人一旦在这台POS机上使用信用卡刷卡消费,则该卡的信息资料将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全部输送到沈某某处。犯罪份子的这一招暗渡陈仓,使原本合法合理的普通交易变成沈某某犯罪团伙非法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的重要渠道。截止案发日,共计80余名被害人信息通过这台POS机外泄,涉案POS机也被收缴。

高利润引来多人参与犯罪

非法刷卡套现带来的高额利润对团队其他成员产生了“启发”,从而辐射出了更大的犯罪范围,被告人马某某就是受“启发”对象之一。2016年6月,沈某某来到湖南省长沙市,联系被告人马某某等人进行招兵买马,采用分组合作的形式,组建“洗料”团队。共组织了9人“老李团队”、4人“大佛团队”、4人“小胖团队”等多个“洗料团队”,负责提供POS机刷卡、并负责提供银行卡号用于收账、转账、取现。

被告人马某某在参与犯罪活动并熟悉了相关流程之后,萌发自己做“料主”的想法。回到深圳市后,与被告人陈某等7人另行组建了犯罪团伙,在网上向其他卖家购买信用卡资料进行复制,后将信用卡带至香港,交由香港的同伙进行消费或者套现。至案发日,该犯罪团伙共对2名被害人银行卡进行盗刷,盗刷成功金额合计人民币26万元。

在此期间,在深圳为马某某传递信用卡信息的被告人周某某(另案处理)知悉上述犯罪过程后,又另行联络了4人(均另案处理),在国际网络上使用比特币购买国外人员的信用卡信息,之后写入空白卡片进行盗刷。

庭审持续4天 仅讯问、举证就持续2天

据悉,本案庭审时间共持续4天,其中仅讯问、举证即持续2天时间。公诉机关提起的起诉书达50页,随案移送案卷共计48卷,撰写审查报告共计185页11万余字,并制作多份表格数据。法院一审判决判决书达119页。福田区人民法院由2名法官和1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福田区人民检察院指派2名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为保证每名被告人的辩护权利得以实现,涉案42名被告人中除部分被告人或者家属自行委托辩护人外,福田区人民法院还指定福田区法援处为其余被告人指派了法援律师担任辩护人,在庭审现场共有50余名辩护律师出庭辩护,多名被告人家属到场旁听。因为人数众多,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将该院最大的第一审判庭座椅进行了拆除改造,才达到开庭条件。

在举证阶段,面对42名被告人和50余名辩护律师,公诉人当庭出示了涉案改装POS机内遗留指纹的对比鉴定、涉案银行卡被盗刷后的钱款流向图表以及多名被告人在ATM机的取款监控录像等证据,并出示其他多组种类证据,形成相互印证的完整证据链条,一一锁定各名被告人。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与辩护律师针对本案证据及适用法律,就各被告人的涉案金额、量刑情节等展开激烈的唇枪舌战。庭审最后,大部分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伏法。

经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马某某等4人犯信用卡诈骗罪、盗窃罪,判处被告人沈某某等30人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罗某某等6人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被告人朱某等2人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上述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二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本案系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近年来依法提起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数最多、庭审时间最长的刑事案件。

除本案已判决的42名被告人之外,本案还牵连了相关多个案件,目前仍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包括1名被告人涉嫌窃取信用卡信息罪、信用卡诈骗罪,9名被告人涉嫌信用卡诈骗罪,4名被告人涉嫌伪造金融票证罪等。据统计,截至一审判决宣告日,该系列案被依法提起公诉的被告人累计已达56人。

近日,深圳检察机关依法批捕了20名涉嫌利用便携式POS机批量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的犯罪嫌疑人。这是我国批捕的首例此类案件。

所谓便携式POS机,俗称境外机,就是近两年非常流行的号称“提额神器”,据说能实现持卡人足不出户境内刷卡,却能起到境外消费的效果。究竟是怎么回事?

“境外机”帮提额度?

据了解,这种被称“提额神器”的境外机近两年颇为流行。有的人一面想大手大脚花钱,一面却受限于额度不足,怎么办?于是境外机就粉墨登场了。原来很多银行都有规定,信用卡持卡人在境外有多笔消费记录的,可以快速为其提升信用额度。用境外机刷卡,刚好就迎合了银行这一规定

从缴获的境外机来看,这种境外机大概只有中文传呼机大小,售价为三五十元人民币不等。持卡人扫描其背面的二维码下载相应的APP后,使用蓝牙将手机和境外机连接,填写注册资料,输入需刷卡的信用卡信息并绑定持卡人同名的一张借记卡后,在APP上选择刷卡通道(通常选择境外国家),然后输入刷卡金额(一般会要求持卡人刷100元至500元不等)、密码、卡背面的CVV码,即完成刷卡。数分钟后,发卡行会收到持卡人在境外消费的记录。一段时间后,持卡人绑定的同名借记卡会收到刷卡金额的返现,一般是刷卡金额的60%~70%不等,其余则是手续费。

“境外机”其实是读卡器

据深圳检察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深圳市中磁计算机有限公司等企业涉嫌利用“境外机”(即便携式POS机)秘密批量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一案,已移送该院审查逮捕。经审查,深圳检察机关于8月6日以涉嫌窃取信用卡信息罪、伪造金融票证罪、非法经营罪,依法对林某等20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

记者昨日从深圳检察机关了解到,当使用境外机的用户在境外机上一刷,实际上就是在主动向犯罪嫌疑人的后台服务器传输其全部的信用卡信息。之后,犯罪嫌疑人再偷偷利用窃取到的信用卡信息,通过和第三方支付通道合作的方式,或直接在空白信用卡上写出新卡并刷卡的方式来实现“二次支付”。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境外机本质上就是读卡器。使用境外机刷卡时只不过是完成了一次虚拟的消费,都是障眼法。“你的额度提升了,可账户信息也在裸奔。”

互联网上销售的“一机多国提额神器”,声称可以帮客户实现境外消费,激活发卡银行给予大幅提额后,满足套现、资金周转的需求。警方循线侦查,揭开了一种新型银行卡犯罪手法的神秘面纱:这是深圳一家POS机生产商根据客户需要,改硬件、编软件、搭平台,短短一年内完成“产业升级”,成为随时可刷百万张信用卡的“另类企业”,形成自己刷卡、别人买单的“产业格局”。

对这一新型跨境大批量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的“VPAY”专案展开统一收网行动,全链条摧毁运营已久的跨境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犯罪和非法从事跨境支付业务的犯罪网络,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7名,查获窃取和存储银行卡磁条信息和密码平台10个,以及大批量被窃取的银行卡磁条信息,作案工具电脑5台,境外POS机38部,新型银行卡磁条信息侧录器5600余个,“空白”银行卡245张及刷卡小票等一大批。据初步估算,涉案金额逾10亿元人民币。

今年初,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在依托经济犯罪监测预警平台开展网络智能监测预警工作中,发现互联网上有多人正在销售“一机多国提额神器”等相关产品。办案民警介绍,这类信息非常可疑,代理商宣传的“一机多国提额神器”境外POS机为手刷POS机。“就是通过多次境外消费,让发卡银行认为你有大额消费需求,顺理成章实现提额,他们的潜在客户就是那些有提额需求的信用卡用户。”办案民警介绍。

利用pos机盗刷信用卡,深圳42人被判刑,单笔高达106万

利用pos机盗刷信用卡,深圳42人被判刑,单笔高达106万

就在办案民警深入关注、研究境外POS机时,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通过警银联席机制找到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向经侦局反馈线索称,该行发现大量贷记卡在一款品牌为“VPAY”的境外POS机上使用,该产品可以实现在国内任何地方刷卡交易而银行报文却显示在境外交易,导致发卡银行误认为持卡人在境外消费,从而激活“发卡银行对在境外有交易记录的信用卡给予大幅提额”的规则,致使没有条件提额的持卡人信用卡额度大幅提高,以满足套现、资金周转的需求。

“从持卡人和银行的角度来说,境外POS机刷出的单应该都是正常交易,但从警方的角度来看,我们高度怀疑这极有可能是在秘密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办案民警介绍,经初步判断,存在有人在境外制成伪卡刷单从而制造境外消费的可能。

与此同时,一批使用过境外机的银行卡于2017年10月至11月期间,在泰国发生盗刷取现情况。鉴于此案作案手法新颖、潜在风险巨大,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指导协调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立案侦办,组成代号为“VPAY”的专案组推进案件侦查。

利用pos机盗刷信用卡,深圳42人被判刑,单笔高达106万

专案组在交通银行信用卡中心和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大力支持配合下,使用“VPAY”和“worldpay”两款产品进行侦查实验,用以测试境外机的工作原理。

利用pos机盗刷信用卡,深圳42人被判刑,单笔高达106万

办案民警通过实验发现,境外POS机分为“线上直联通道”和“线下预约通道”两种刷卡模式,采取线上模式并不能触发银行自动提额机制,而线下模式却能实现。在线下预约刷卡实验过程中,因为刷卡时间和实际消费时间存在较大时间差,警方证实不法团伙系通过在境内侧录磁条信息、境外制作伪卡,再在境外实体POS机上刷卡消费,虚拟境外消费场景的方式,达到骗取银行提额的目的。

作案手法已摸清,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专案组专注于证据的收集、固定工作。通过缜密侦查,专案民警发现,境外POS机系统平台里存储了大量银行卡磁条信息和密码。

“有了磁条信息和密码,近百万条银行卡信息中的任何一条都能被复制出银行卡,然后实施盗刷。”办案民警说。最终,专案组摸清了以福建厦门的罗某、漳州的张某某和广东深圳的林某为首,以科技公司研发的“一机多国提额神器”为幌子,通过层层发展代理商,利用网络App大批量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及密码后,在境外制成伪卡,并申办境外POS机进行消费的跨境不法团伙网络。

此案涉及境内广东深圳、东莞、惠州,山东临沂,福建厦门、漳州,境外马来西亚等多个涉银行卡犯罪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40余名。其中,硬件工厂设在广东深圳,销售团队在广东东莞、山东临沂、福建漳州,通道运营在福建厦门,后台服务器在广东广州、山东青岛、河北张家口,制作伪卡刷卡消费地在马来西亚等地

为全链条摧毁该跨境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犯罪团伙,形成扎实完整的证据链,公安部经侦局对此案高度重视,部署广东、福建、山东等地警方开展同步侦查,并由公安部猎狐办牵头广东省公安厅经侦局和深圳市公安局6名民警组成抓捕小组,火速赶赴马来西亚展开落地查证工作。

今年6月30日至7月6日,按照公安部“云端行动”和广东省公安厅“利剑行动”工作部署,在公安部经侦局统一指挥下,广东公安机关出动警力200余人次组成10个行动组,对新型跨境大批量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VPAY”专案展开统一收网行动。

经查实,以林某为首的团伙原本是正规POS机生产商,后因境外POS机市场火爆,有不法分子上门让其生产所谓的改良版境外POS机。林某团伙发现有利可图,便与罗某、张某某等团伙勾连,改良生产可侧录银行卡信息的境外POS机,并购买服务器搭建App平台,通过互联网层层发展代理销售“VPAY”“worldpay”等品牌境外POS机,在购买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窃取持卡人信用卡信息,并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海外直联通道和境外复制卡刷卡通道完成境外消费动作,触发银行提升额度规则。

据悉,一部境外POS机出厂成本约35元,客户终端价根据代理商层级不同从六七十元到数百元不等。境外消费均为小额消费,金额控制在100至500元之间。林某团伙在赚取硬件费用的同时,还对每笔境外刷单收取20%至50%的手续费,其他资金按比例返还给客户和代理商。

警方提示

1.提醒:凡使用过所谓提额神器“境外机”的持卡人,应当尽快更改支付密码并更换卡片。“境外机”就是一款窃取银行卡磁条信息和密码的机器,所谓高科技不过是犯罪分子在境外制作伪卡实施消费的人工操作,建议广大持卡人不要使用所谓“境外机”进行信用卡提额。

2.建议:有关商业银行应该对有使用“境外机”特征的信用卡加强监管。加强风险预警防控,通过监控手段排查所有使用过“境外机”的信用卡,严格控制这类卡片在境外降级交易,并及时通知持卡人更换卡片或支付密码。

3.警告:仍在从事所谓“境外机”平台运营和推广的单位及个人,应当立即停止犯罪行为。该行为涉嫌窃取、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和伪造金融票证犯罪,公安部门对此类犯罪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依法予以打击